23歲女孩瞞著父母,多次遠行千里,只為找到12年前養父,相見場景讓人淚目:養育之恩沒齒難忘

23歲女孩瞞著父母,多次遠行千里,只為找到12年前養父,相見場景讓人淚目:養育之恩沒齒難忘
美麗夢想 2022-05-20 檢舉

2016年1月18日,互聯網上發出的一條尋親信息引起了人們的注意,發布信息的人名叫朱雨婷,時年23歲。

尋親信息具體內容如下:

「5歲時,親生父母把我送到一個山村,交給了一對夫妻寄養;

11歲時,親生父母來養父母家將我接走,后來便再也沒有回去過。

 

 

我當時的年齡小,腦海中只珍藏著一些零碎的記憶,依稀記得養父母家有一座山,步行去學校要四五個小時……

在我上大學期間,曾經憑著記憶三次去尋親,但每一次都無功而返……

如今離開養父母家已經12年了,不知道他們現在過得怎樣?身體是否康健?」

 

 

 

當初朱雨婷的父母為何要將她送去千里之外寄養?

現在已經分離12年了,朱雨婷為何如此執著,一定要費盡心力找到養父母呢?

她最終能否實現自己的愿望,和養父母團聚呢?

 

一切讓我們從頭開始講起!

寄養在大山深處的養父母家

1993年9月,朱雨婷出生在一個商人家庭,父母常年做生意,幼小的朱雨婷便跟隨父母在城市生活。

隨著生意越做越大,到了1998年,父母承包了當地的一家小煤窯,

夫妻二人在事業上忙得不可開交,5歲的朱雨婷缺人照顧和撫養。

在一位朋友的建議和幫助下,朱雨婷的父母找到了魚錄慶夫婦。

魚錄慶當年已經50歲,妻子白淑云也已過不惑之年,兩人結婚20余年,

卻沒有生下一子半女,能夠有一個孩子撫養,一直是兩人最大的期盼。

白淑云患有間歇性精神疾病,時好時壞,發作時間不確定。

 

夫妻二人居住在大山深處,雖然生活比較清貧,但為人善良樸實,這讓寄養孩子的朱雨婷父母比較放心。

于是在1998年11月份的一天,5歲的朱雨婷扎著兩個可愛的小辮子,

穿著花裙子,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在父母的帶領下來到了魚家。

看著這麼一個美麗可愛的小姑娘,魚錄慶夫婦十分歡喜,他們立刻迎上去逗孩子,

在屋里忙前忙后準備著。吃過午飯后,朱雨婷的父母將她留了下來,夫妻二人徑直回城了。

父母離開,自己一個人待在陌生的人家里,小雨婷哭鬧不止。

為了哄孩子,白淑云喂她喝糖水、抱她出去溜達、給她扮鬼臉,

可是這些方法都不奏效,小雨婷依舊哭著喊著要找爸爸媽媽。

 

直到傍晚時分,小雨婷哭累睡著了,白淑云把她摟在懷里,滿臉憐惜地看著她,心里十分心疼。

在魚錄慶夫婦無盡的疼愛和呵護下,朱雨婷漸漸適應了這個新家,她不再哭鬧,和養父母的關系越來越親密。

說來也是奇怪,自從朱雨婷來到魚家,白淑云的精神疾病再也沒有發作過,夫妻倆的日子越過越開心。

每當家里有好吃的,他們總會留給朱雨婷,從各項開支省下來的錢,

魚錄慶會毫不吝惜地跑去鎮上給養女買玩具、新衣服、扎頭髮的皮筋。

 

白淑云每天變著花樣給小雨婷的小辮子上扎上漂亮的胡蝶結,

把她打扮得像個小公主一樣,每當看到養女臉上的笑容,白淑云就會喜不自勝。

轉眼間,到了第二年9月份,6歲的朱雨婷也該上學了,養父母將她送進當地的小學就讀。

山村的小學條件比較差,課桌和板凳是木匠用那種硬木頭做成的,

白淑云擔心小雨婷坐木板凳不習慣,就著昏黃的燈光,連夜用海綿給她縫了漂亮的坐墊。

 

此時,小雨婷在魚家已經住了近一年,可親生父母卻沒有來看過她一次。

上學幾個月后的一個寒冬傍晚,朱雨婷受涼感冒,到了深夜發起了高燒,一直咳嗽不停。

魚錄慶夫婦十分擔心她的身體,兩人寸步不離地陪伴在床邊,用濕毛巾物理降溫,給朱雨婷喂溫水喝。

折騰到了后半夜,方法全都用盡了,朱雨婷的發燒還不見好轉。

魚錄慶急了,披起一件外套,背起全身滾燙的養女就往鎮衛生院趕,白淑云打上手電筒緊隨其后。

 

 

十幾公里的山路,兩人就這樣半摸黑著一路小跑,等到到達鎮衛生院,天已經快亮了。

魚錄慶敲開衛生院醫生家的門,經過醫生的治療,朱雨婷當天上午就退了燒,兩天后身體恢復如初。

 

在朱雨婷的記憶里,養父母對她的好實在是太多太多了,但有一件事,

讓她印象特別深刻,因為它體現了一個平凡養父對養女的偉大無私父愛!

有一次,朱雨婷的同班同學買了一臺復讀機,班里的小孩都圍攏過去,對于這個新奇的玩意充滿了好奇和羨慕。

朱雨婷也十分想擁有一臺,但她知道自己的家里情況,懂事的她在晚上放學回到家后,

只向養父提到了白天在學校遇到的這一新鮮事,至于自己內心的渴望,她閉口不談。

 

心思細膩的魚錄慶十分了解養女,他決定滿足朱雨婷的這一愿望。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出門了,直到夜晚九點多,才拖著疲憊的身體、

滿身泥污歸來,只不過從懷里掏出一臺嶄新的復讀機。

朱雨婷開心極了,這種突然間的驚喜,讓她忍不住撲過去擁抱親吻養父

然后才小心翼翼地擺弄起那臺復讀機。但她心里一直有一個疑問: 養父怎麼突然有這麼多錢給自己買復讀機呢?

 

直到一周后,朱雨婷才從堂叔魚建新那里得知了真相:

一臺復讀機需要197元,當時養父母的家里的確沒有多余的錢來購買,

為了給女兒一個驚喜,魚錄慶不顧自己的肺病和年老體衰,

偷偷跑去附近的饅頭山煤礦廠搬運煤塊,一天剛好有200多塊錢。

那一天,魚錄慶干了整整9個小時,老板按工時給了他1100元的薪酬,

他立馬跑去商場買了這臺復讀機,回到家時已經夜深了。

 

 

聽完堂叔的講述,朱雨婷淚如雨下,魚錄慶摟著她,安慰說道:

「傻丫頭,哭什麼呢?你不是很想要它嗎?這個小機器可以唱歌、

學習、講故事,爸爸覺得很劃算,累一點沒關系的!」

寄養的家庭雖然陌生、偏遠、貧窮,但年幼的朱雨婷卻處處感覺到了愛與溫暖;

養父母都沒有什麼文化,但他們的純樸和善良,深深打動了朱雨婷的心。

隨著時間的推移,雙方的感情越來越深厚,對未來美好生活充滿了無限向往。

 

11歲被親生父母接走,自此再難相見

原本以為幸福的日子會一直持續下去,可是到了2004年9月,傷感的離別發生了。

這一天正好是周末,讀小學五年級的朱雨婷正在房間里拿著復讀機背誦練習課文,

白淑云坐在門檻上擇菜,準備著中午的午飯,突然之間,兩個「不速之客」走了過來。

看到這兩張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白淑云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她一下子哭了,扭過頭看向朱雨婷的房間,哪怕是再多望一眼也好。

這兩人正是朱雨婷的親生父母,和白淑云打了一聲招呼后,兩人徑直走進房間,

朱雨婷的媽媽一把摟住女兒,眼含熱淚問道:

「婷婷,你還記得媽媽嗎?我和你爸爸現在來接你了……」

 

 

 

聽到這句話,白淑云猶如五雷轟頂,朱雨婷對陌生的媽媽有些恐懼,

她掙脫生母的懷抱,跑到養母的身邊,依偎在她的懷里。

原來,當年朱家父母只想著將女兒寄養在魚家幾個月,等他們騰出手來就接回去。

可是后來他們承包的小煤窯出了事故,有員工下井后礦道坍塌死亡,

夫妻兩人因為此事傾家蕩產、負債累累,只得悻悻回到老家。

 

 

 

本想著將女兒一起接走,但離開時已經身無分文,給不起當初承諾女兒在魚家寄養的費用。

他們曾悄悄來村里看望過女兒,看雨婷被魚錄慶夫婦照顧得很好,仔細思考之后,他們決定先不接回女兒。

如今6年過去了,夫妻倆還清了當初的巨債,生活狀況又重新好轉,在思念和愧疚的煎熬下,他們決定將女兒接回身邊。

此時的魚家,只有白淑云和朱雨婷母女在家,魚錄慶去縣城打工掙錢,隔段時間才回家看望一次。

 

 

 

朱雨婷的父親撥打了魚錄慶的電話,可能是由于工作太忙,電話那頭始終無人接聽。

想接回孩子又找不到人商量,朱家父母知道白淑云有間歇性精神病,怕她接受不了現實,

身體出現問題。于是,朱雨婷的媽媽溫言對白淑云說道:

 

「淑云姐,我們想帶孩子去鎮上買些新衣服,去去就會回來,好嗎?」

白淑云用手抹著眼淚,十分猶豫地緩緩點頭,她心里跟明鏡似的,養女這一去,

很可能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了,可是她沒有任何理由拒絕,孩子本來就是當初人家寄養的。

她只好拉著雨婷的手,很久不愿意松開,目光里充滿了依戀和不舍,

腦海里還幻想著小雨婷下午就會被送還到自己身旁!

 

 

 

而在朱雨婷的記憶里,這就是她見到養母的最后一個畫面……

隨親生父母坐上車一起去了城里,父母給她買了幾套衣服和一些學習用品,

朱雨婷提出要他們送自己回家,夫妻二人卻不顧朱雨婷的哭泣,輾轉數千里,將她帶回了老家。

盡管「新家」的物質條件十分優越,吃穿住用都比魚家要好,可是朱雨婷一點都不喜歡。

她強烈思念著大山深處的那個家,擔心在外打工養父的身體,擔心養母見不到她會難過哭泣。

 

對于回到原來的地方,年幼的朱雨婷一直抱有幻想,她曾無數次詢問自己的親生父母,什麼時候送她回商洛?

被女兒問得煩了,想讓她消停一會兒,朱雨婷的母親便隨口說道:

「等你攢夠了2000塊錢,有了路費,你就可以回去了!」

本身就是一句謊言,但朱雨婷卻信以為真!從那一天開始,朱雨婷一點點攢錢,

父母給的零花錢、過年親戚給的紅包她都舍不得花,心里只想著早日湊夠2000元。

 

 

2007年暑假的一天,朱雨婷發起了高燒,父母給她買了一點藥、倒了杯開水后,就匆匆出門忙生意了。

回想起當初那個夜晚,養父母將她背出大山奔赴醫院的情景,

躺在床上的朱雨婷默默掉下了眼淚,這也使得她回商洛找養父母的決心更加堅定。

 

這一年的7月19日,攢夠2000元的朱雨婷申請回商洛被父母多次拒絕后,

14歲的她揣上2000元,買了汽車票,準備從想辦法去找養父養母。

可是等到她在下車,出現在面前的竟然是父母,原來是朱家夫婦二人及時發現了女兒的行動,

他們開車趕到目的地,將女兒給截住了。

無奈跟隨父母回到家里,但朱雨婷尋找養父母的念頭沒有就此斬斷。她覺得自己要努力學習、

盡快成長,等上了大學,自己就會有更多的自由和自主權了。

2011年9月,朱雨婷如愿考上一所大學。在校期間,她曾三次去尋找養父母,但因為時隔多年、

記憶模糊、關鍵信息又很少,所以每一次都是無功而返。

 

 

 

 

 

 

12年后偷偷找到養父,養母已病逝多年

時間不知不覺到了2015年,朱雨婷從大學畢業,在一家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

除此之外,她還利用業余時間做手工在網上售賣,增加自己的收入。

經濟能夠獨立之后,朱雨婷尋找養父母的念頭更加強烈了。十幾年時間過去了,

養父母都已經是六七十歲的人了,她擔心自己再不采取具體行動,

很可能會連一句感恩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就天人永隔。

那樣自己會懷著愧疚和遺憾,終身難以釋懷!

 

 

想到前幾次尋找沒有任何結果,朱雨婷的心里不禁沮喪和擔憂。

2016年1月17日,朱雨婷再一次瞞著父母出發,第二天到達目的地后,

許多回憶涌上心頭讓她百感交集,于是在網上發出了一則尋親信息,期盼著有知情者能夠提供線索。

這也就是我們文章開頭所敘述的那一幕!

尋親信息發出不久后,得到了很多商洛當地熱心網友的幫助,

可是根據他們提供的信息一一查找,結果都不是朱雨婷要找的人。

 

無奈之下,朱雨婷向周邊的幾個派出所求助,民警整理她所說的信息,

然后一個村子一個村子的查訪,但還是沒有找到。

就在她以為這次又要敗興而歸的時候,1月21日,一位名叫武生龍的當地人告訴朱雨婷,

在沙河子鎮九龍洞村有個叫魚錄慶的人,他很可能就是你要找的養父。

第二天,兩人一起出發前往村子里,朱雨婷在彎彎的山路和皚皚的白雪中越發覺得這片土地熟悉,

很多以前模糊的記憶涌上心頭。

她知道自己真的要回到了魂牽夢縈12年的村莊,很快就要見到自己思念多年的養父母了!

 

 

 

當天傍晚5點多,車子終于到達了目的地,眼前熟悉的情景讓朱雨婷不禁眼眶濕潤。

在前往養父家的路上,他們遇到了一位大媽,朱雨婷認出了那是曾經的鄰居楊鳳珍,小時候抱過她無數次。

 

她連忙沖上去,拉住楊大媽的手,親切地詢問情況。只見楊大媽愣了一下,然后回答道:

「是雨婷回了啊,你爸爸去建新叔家了,我叫人去喊他,他要是知道你回了,一定會樂瘋的!」

朱雨婷又詢問自己養母在哪兒,楊大媽沒有回答,表情十分嚴肅還帶著淡淡的悲傷。

她將朱雨婷拉到不遠處的地頭,那兒隆起了一個長滿荒草的土丘,這正是朱雨婷養母白淑云的墳冢。

 

 

只見朱雨婷「撲通」一聲跪在地上,不住地對養母白淑云的墳冢磕頭,她淚如泉涌,

哭得聲嘶力竭,那種悲傷的心情無以復加,旁人看到后都忍不住動容落淚!

原來自朱雨婷那年被親生父母接走后,白淑云的精神病越來越嚴重,

她經常拿著一串橡皮,要給村里的小孩扎小辮子。

 

 

4年前,白淑云一病不起,臨終前對老伴魚錄慶囑咐道:

「婷婷沒有回來看我們,我相信這不是她的本意,如果她以后回來了,你叫她來墳前看看我,這樣我死也瞑目了!」

 

12年前的一別,竟成了與養母的最后訣別,霎時間,無盡的思念、

痛悔和愧疚涌上心頭,在此刻化成傷心的淚水,一滴滴滴入塵土,融入泉泥!

「是婷婷嗎?我的好娃兒,你回來了!你終于回來了!」

一道蒼老帶著顫抖的聲音由遠及近傳來,不一會兒,遠處出現了一個瘦小佝僂的老頭。

只見他帶著黑線帽、身上穿著一件破舊的棉襖,眼眶紅紅的,神情十分激動。

12年后再一次見到養父,朱雨婷嘴唇發抖,心里的千言萬語一時間竟說不出來一個字,

只是沖過去緊緊抱住他,擁在一起痛哭。

「我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我的娃了,當年我打工在外,回家后才得知你被帶走,

連續哭了好多天。我不知道你后來身在何方,不然我一定會去看你的……」

 

這麼多年,朱雨婷沒有忘記過養父母,而養父母也沒有將她遺忘過分毫!

當天夜晚,朱雨婷和養父一直聊到天亮,父女二人訴說著12年來分別的經歷,相互感慨人生中的幸福與無常。

朱雨婷勸養父去養老院住,錢由她來出,魚錄慶說自己身子骨還硬朗,

住在這里習慣了,而且門外地頭還有老伴的墳,每天看一眼也是安慰。

 

天亮以后,朱雨婷將養父帶去城里,給他買了好幾套衣服和一些生活日用品,

還給他挑了一部新手機,方便以后與自己聯系。

在九龍洞村陪伴養父幾天后,朱雨婷需要返回浙江了,臨走前她給養父留了一筆錢,

讓他好好保重身體,自己會經常來看望他。

魚錄慶頻頻點頭,他用疼惜的語言叮囑道:

「娃兒,你回去好好工作,早點找個好對象,不用操心我的……」

在依依不舍的目光中,父女二人揮淚告別!

 

 

 

2016年1月25日,朱雨婷返回了浙江家里,本來這次出門就是偷偷去尋找養父母,

現如今找到了,她也沒敢把這件事情告訴親生父母,怕他們因此不高興。

2月7日是大年三十,她給養父打去了祝福電話,說過些天回商洛將他的房子修一修,

讓破舊的小屋不再刮風漏雨。

2018年春節,朱雨婷將68歲的寡居養父從商洛深山接到了商洛市區居住,

她租了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并預交了一年的房租,自己留在這里陪養父吃年夜飯。

 

 

她說養父的年紀大了,不想他再回農村受苦,要讓他在城里安享晚年。

如今一有空閑時間,朱雨婷就會去商洛陪伴養父,她的親生父母已經知曉了女兒的做法,

對女兒這種感恩的行為,他們也十分贊同!

 

 

結語

「未生而養,百世難還!」

朱雨婷雖然只在魚錄慶夫婦家寄養6年,但雙方之間產生的濃厚情感,早已經超越了血脈和時間!

 

11歲被強行分離,12年后再次相見,當初的小女孩已經成為了大學畢業的姑娘,

養父垂垂老邁、孤獨無依,養母病逝多年、再難相見。這其中不乏重逢的喜悅和高興,

但在內心深處卻隱藏著深深的遺憾。

所幸結局完美,父慈女孝,能夠承歡膝下、頤養天年!

這也告誡我們: 常懷一顆感恩之心,珍惜眼前的幸福,這種超越時間和物質的情感,才是人世間最為珍貴的東西!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

或許你也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