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ING

母親葬禮結束後,姐弟四人向老屋告別淚濕雙眼,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珍惜手足情

母親葬禮結束後,姐弟四人向老屋告別淚濕雙眼,父母去人生只剩歸途珍惜手足情
2023-05-29 檢舉

母親的葬禮,在昨天下午四點終於結束了,承包宴席的廚師和他的幫工們,

已經收拾完畢,結完賬,然後他們匆匆離去。

 

老家的小院,一地的狼藉,大姐拿著大掃帚,開始打掃衛生。

忙到五點的樣子,我們四兄妹,將要和老屋告別,踏上各自的旅程。

 

母親是在我濟南的家裡去世,並在蓮花山的殯儀館火化的,在母親病重的時候,

我最初的打算是,在當地給她買一個墓地,然後把父親的骨灰,從老家的祖墳上遷過來。

但病危中的母親一直搖頭,我知道,她是想葉落歸根,回到自己的故土安葬。

 

 

大姐住在菏澤,五點十分,她提議大家和老屋進行最後的留影,

隨後他們一家人驅車而去,我留意到,大姐臨走前,在院子里轉來轉去,我知道她有太多的不舍。

二姐在南京安家,她簡單地收拾好行李後,來到堂屋,取下了掛在堂前的一個鏡框,

她說她要帶著,每次想家的時候就看看。

鏡框里的照片,有黑白也有彩照,裡面有我們成長的痕迹,也藏著我們父母這麼多年的苦痛與心酸。

 

三姐離得最遠,她遠嫁到浙江的麗水。這次三姐夫因為患病(尿毒症),

只有她和兒子前來,在母親的墳前,她哭得最凶,三姐臨走前,她扶著家門口的那棵洋槐樹,淚水潸然。

我知道,那棵樹是三姐讀一年級時種下的,如今一晃已經過去了四十多年。

我和三個姐姐都是一母同胞,但隨著時光的流逝,我們漸漸長大,

就像三姐栽種的那棵洋槐,長到分叉的年紀,便在歲月的裹挾中不得不分道揚鑣。

 

我是最後一個離開的,因為我要負責鎖門。

 

這棟房子,是父母1986年造的,當時花了四千多元(人民幣,下同),

當時是村裡第一口瓦房,儘管他們付出了很多的辛勞,但他們卻很欣慰。

老屋記載著我的童年,記載著我對未來的憧憬。在我七歲起,我們一家就生活在這棟老屋中。

在我記憶的深處,這裡時時充滿著歡聲笑語。

 

父母漸漸老去,歲月的痕迹讓年輕力壯的他們,變成了孩子們的外公外婆和爺爺奶奶,

逢年過節的時候,大家拉家帶口,都也喜歡來老屋小住(2022年,母親因為摔傷,才被我接到濟南去生活)。

我們都知道,在這個平淡無奇的小村莊里,因為父母在

所以這裡就藏著我們四姐弟最愜意的生活,也藏著我們最踏實的幸福。

 

2017年5月,父親因病去世後,母親獨自住在這裡,她在小院里種滿了蔬菜和瓜果,

我們姐弟中,無論誰回家,臨離開的時候,車子的後備箱里,都裝滿了母親收穫的土特產,裝滿了母親無限的愛。

我畢業後,在濟南工作生活,離家也不算遠,兩百多公里的樣子。

以前,我每個月都會開車回老家看看父母,有時候也會帶上妻兒,

一路聽著音樂,看著路兩旁的風景,想著回家見到父母時的情景,我會很開心。

 

但這次回家,車的後座上,坐著我的妻子和兒子,兒子抱著母親的骨灰盒,

一路上我停了四次車,因為想起曾經的過往,我就止不住流淚,而淚水使我的視線受到了干擾。

父母都不在了,那種心裂的感覺,讓我的情緒難以自制。

 

 

點擊下一頁,查看完整內容
下 一 頁

1 / 2

 

 

喜歡這篇文章嗎?

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

已經讚了

標籤:

  分享這篇好文給親朋好友!